古代文人遇到的灵异事件(组图)

回复 星标
更多
18181<18181> 2016-03-12 22:08 只看该作者

古代文人遇到的灵异事件(组图)

宋之問

初唐詩人宋之問在杭州靈隱寺遊覽,夜間吟詩道:“鷲嶺鬱岧峣,龍宮鎖寂寥。”然後怎麼也接不下去了,不知不覺步入了一個禪堂,遇到一位老僧,便把所作的兩句詩讀給他聽,老僧道:“何不對這樣兩句:樓觀滄海日,門對浙江潮。”宋之問大驚,趕緊道謝,後面的詩句也源源而至。宋之問第二天醒來,只覺似夢似真,趕到禪堂早已無人。一個掃地的小和尚悄悄告訴他,老僧就是駱賓王。

稽康

稽康(晋朝竹林七贤之一)有一次在灯下弹琴。忽然有个妖怪进屋,高一丈多,穿黑衣服,腰扎皮带。稽康盯着妖怪看了一会儿,一口吹灭了灯说:和你这样的妖怪同在灯光下,我真感到羞耻!”

还有一次,他出门远行,走到离洛阳几十里的地方,住在月华亭里。有人告诉他,这里过去常杀人。稽康为人潇洒旷达,一点也不怕。一更时他在亭中弹琴,弹了好几个曲子,琴声悠扬动听。忽听到空中有人叫好。稽康边弹边问:你是谁呀?”

回答说,我是一个古代幽灵,死在这里,听你的琴弹得清新悠扬,我以前爱好琴所以来欣赏。我生前没得到妥善的安葬,形象损毁了,不便现形和你见面。然而我十分喜欢你的琴艺。如果我现形,你不要害怕讨厌。你再弹几只曲子吧。”

稽康就又为鬼魂弹琴,鬼魂就合着琴声打拍子。稽康说,夜已深了,你怎么还不现形见我,你的形象再可怕我也不会在意的。鬼魂就现了形,用手捂着自己的头说,听你弹琴,我感到心情舒畅,彷佛又复活了。”

于是就和稽康谈论琴艺方面的理论,谈得很有道理,并向稽康要过琴来,自己弹了一首着名的古典《广陵散》。稽康要求鬼魂把这首曲子教给他,鬼魂就教了。稽康过去曾学过,但学得远远不如鬼魂弹得好。鬼魂教完后,让稽康发誓决不再教给别人。天亮时鬼魂告别说,“虽然我们只交往了一夜,但友情可以胜过千年啊!现在我们永远分别了。”两个心里都十分悲伤。

(原文见《太平广记》)

钱起

钱起以五言诗见长。有一次在旅馆中月夜独自吟诗,忽然听见院子里有人吟道:“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钱起大吃一惊,赶紧穿衣出外查看,什么也没见着,以为见了鬼。

钱起参加大试那年,殿试主考官以《湘灵鼓瑟》为题,钱起答道:

善鼓云和瑟,常闻帝子灵。

冯夷徒自舞,楚客不堪听,

雅调凄金石,清音发杳冥。

苍梧来暮怨,白芷动芳馨。

流水传湘曲,悲风过洞庭。

但是末联却怎么也想不出好句子来。忽然之间想起了“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那十个字。马上就添了上去。结果主考官大为赞赏,认为钱起之作为绝唱,遂中首选。

(原文见《旧唐书钱徽传》)

房玄龄

房玄龄、杜如晦未显贵之时,曾经一起从周地到秦地去。晚上宿于敷水店。正好有酒有肉,深夜对坐而食。忽然看见两只长着黑毛的手从灯光下伸出来,好像有什么请求,就各自拿一块烤肉放在手中。过了一会儿。手又出来,像捧着东西的样子。房、杜又各自斟了一杯酒给他,就没再见手出现。吃完饭,背对着灯就睡觉了。

到了二更时,听到街中有连声呼唤王文昂的声音。忽然听见一个人在灯下答应。喊的人就说:“正东二十里,有村人祭神的筵席,酒菜很丰盛。你能不能去?”回答说:“我已酒足饭饱。还有公事,去不了。劳烦你召呼我。”喊的人说:“你整天被饥饿所困,哪来酒肉?你本来不是官吏,怎么会有公差?为什么要说谎呢?”回答说:“我受阴累官吏差遣来给二位丞相值班。承蒙二相赐我酒肉,所以不能去。若平时听到呼喊,立刻就你追我赶地去了。”喊的人辞别而去。

(原文见《续玄怪录》)

魏征

郑国公魏征年轻时喜好道学,但不信鬼神。曾到恒山去访道,快到恒山的时候,忽然遇见了大风雪,天地昏暗,不能前进。忽然有个道士拿着青竹杖,腰悬《黄庭经》,也到了路边,对魏征说:“去什么地方?”魏征说:“访道来此,被风雪阻隔。”道士说:“离这一、二里路就是我家。去住一宿,趁机交谈,可以吗?”魏征同意了。

就一起走到一个宅院,外面很是荒凉,内里却是雕梁画栋。道士请魏征到里间,对着炉火而坐,端上美酒佳肴,从容论道,言辞通理广博雄辨,魏征不能把他说服。

临近天亮的时候,谈及鬼神之事,魏征真切地说鬼神不能侵犯正直之人。道士说:“您所尊奉的是仙道,为什么诬蔑鬼神呢?有天地的时候就有了鬼神。道行高,则鬼神妖怪必然降伏,若自身道行不高,反而可能招来鬼神。怎么能轻视它呢?”魏征没有回答。

到了早晨,道士又用酒来送别魏征,还附带一封信,送给恒山中的隐士。魏征就走了,找到了山路,回头看昨夜住的地方,乃是一个大坟墓,拿出他那封书信一看,上面写着:寄上恒山神佐。魏征讨厌它,就扔在地上。那封信变成一只老鼠跑了。魏征自此稍稍相信了鬼神。

(原文见《潇湘录》)

东方朔

汉武帝在未央宫设宴。正要吃饭菜,忽然听到有人说:“老臣冒死前来自诉。”但见不到人形,找了好半天,才在房梁上看见一个老翁,身子只有八九寸长,红色面庞皱纹很多,须发都是银白的,拄着拐杖佝偻着腰走路,实在太老了。

武帝问:“老人姓什么,怎么称呼,家在哪里?有什么病苦对我说呢?”老翁顺着柱子下来,放下拐杖磕头,只是叹气而不说话。然后仰起头看屋,又俯下身子指武帝的脚,忽然间就不见了。武帝又惊讶又奇怪,不知怎么回事。然后说:“东方朔一定知道。”于是召来东方朔把刚才的事告诉了他。

东方朔说:“他的名叫藻,是水木的精华,夏天住在幽深的山林,冬天潜藏在深河里,陛下您连日频繁地兴造宫室,斩伐了他的居所,所以才来诉说。仰头看屋,又俯身指脚,足的意思。希望陛下兴建的宫室到这就足了。”武帝很感动,然后就停工了。

武帝到瓠子河,听到水底下有奏乐唱歌的声音。前面那个在梁上的老翁和很多少年人,穿着绛色的衣服扎着素带,带子和佩环都很新鲜漂亮。身长也都八九寸,有一个一尺多长的人,冲击了波浪出来,衣服也没有沾湿,还有携带乐器的。

武帝正要吃饭,看他们来了也就不吃了,让他们排列坐在饭桌前。武帝问:“我听到水底奏乐,是你们吗?”老翁回答说:“老臣前次冒死去诉说,幸亏蒙受了陛下施给天地那么大的恩惠,立刻停止修建宫室,使我们居住的地方保存下来,我们特别高兴,所以私下庆贺就是了。”

武帝说:“可以演奏给我听听吗?”回答说:“所以我们带乐器来了,怎么敢不演奏呢?”那个最长的人便弹弦而唱,歌词是:“天地的德啊垂降了大仁,怜悯幽魂啊停了斧锤;保住了窟宅啊庇佑了微身,祝愿天子啊寿命万年。”歌声的大小和人没有什么区别。清澈悦耳的歌声绕梁越栋。又有两个人吹着箫笛,声调默契和谐。

武帝又高兴又愉快,举起酒杯并劝说:“我没有什么仁德不值你们这样称赞。”老翁等人全都起来行礼接过酒杯,各饮几升酒也不醉,献给武帝一个紫色的海螺壳,里面有东西,好象牛油。武帝问:“我太糊涂不认识这种东西。”他们说:“东方先生知道。”

武帝说:“可以再拿来奇珍异宝我看看吗?”老翁回头命令去拿洞穴之宝。一个人接受命令,下去没于渊底,一转眼又回来了,拿来一颗大珍珠,直径有几寸,光明闪耀举世无双,武帝很爱惜拿过来赏玩。老翁等人忽然隐去。

武帝问东方朔,紫螺壳中是什么东西。东方朔说:“是蛟龙的骨髓,用来涂脸,可以使人的脸色好看。还有,如果女子怀孕,用了它产小儿会很容易。”以后宫中有难产的,试验一下,非常有神效。武帝用那油涂面,脸面就细腻滑润又有光泽。

武帝又说:“为什么这珍珠叫洞穴珠呢?”东方朔说:“河底下有一个洞穴,几百尺深,穴洞中有一个红色的蚌,蚌产珍珠,所以用这个名。”

武帝既深深感叹这件事,又佩服东方朔学问的奇异。

(原文见《幽明录》)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