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小伙奔赴3000公里之外的南疆,只为去种地?

回复 星标
更多
55655<55655> 2016-04-09 22:37 只看该作者
«
90后小伙奔赴3000公里之外的南疆,只为去种地?
»


袁嗣丞,自认为是90后中最不懂事儿的一类人。出生在农村,却从未曾体验过父母的艰辛;叛逆、固执、眼高手低,干过广告、搞过婚庆、做过网站、跑过销售,每次都是草草而终,却为何选择了跟土地结缘,做了一名农民……
我要去三千里外的南疆种地

眼看着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我开始在心里问自己:难道我真的要像其他人一样进入油田、化工厂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吗?
2013年,和朋友一起创办的同城团购网站—阿拉尔E购网失败后,我似乎也迷失了方向。从上大学开始,我尝试了很多行业,却因为自己不能掌握核心技术、不够热爱等原因而以失败告终。我必须让自己停下来,好好思考自己的未来......
那时,电子商务已经不再是什么新鲜事物,但是在南疆地区却很少有人懂电商,做电商的人更是寥寥无几乡亲们以最传统的方式,把产品加工好运到河北沧州、广东广州等大型批发市场售卖,其中也有一小部分卖给内地的电商企业。
还在2010年的时候,新疆的红枣因其绝佳的品质受到了市场的热捧,红枣种植户也获得到了很可观的利润。一时间,“一亩园十亩田”的口号冲昏了乡亲们的头脑,很大一部分棉农改行去种植红枣;到2013年的短短三年里,新疆建设兵团及地方的红枣种植面积从几万亩飙升到400多万亩。随着种植面积的增加和树龄的增长,红枣产量开始激增,价格也从昔日的几十块一公斤跌落到几块钱……灾难来的太快了!
然而,经过多层传统渠道的流通后,消费者依然要以高昂的价格买品质不佳的红枣,有些不良商家更是将河北、陕西、河南等地的劣质红枣混杂在其中一起出售。
2013年,新疆红枣产业陷入困境。产业的畸形发展让政府、企业和种植户开始反省,并寻找出路。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我与现在的团队结缘。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交流后,我决定留在新疆和他们一起寻找出路。也是在那一年,我正式接触到农产品电商。
在上海、深圳、武汉和杭州的多家电商企业学习过程中,我先后接触了淘宝、天猫、京东等多个平台。从中,我们也发现了新疆红枣困局的形成的多重原因:
第一,对于电商企业来说,平台的高昂运营推广成本同样会吃掉中间的利润,与传统渠道几乎无异。因此,果农贱卖红枣,而消费者依然以高价购买红枣;
第二,由于信息流通的滞后,南疆地区的本土企业和果农根本不懂得如何开拓销售渠道,就更不用提从产地到消费者的直供了;
第三,在盲目在追求产量的同时,大家并未注重种植的品质。甚至,有些果农会为了提高产量而使用国家明令禁止的乐果、敌敌畏等剧毒农药!
知道了原因,那又如何才能把红枣以合理的价格送到消费者手里?怎样才能保证给消费者的产品是安全无毒的?
这时,微商的兴起让我们看到了产地直供消费者的可能。但是,食品安全依然是个大问题。
向果农提倡不使用剧毒农药和化肥,只用有机肥?这可比登天还难啊!在乡亲们看来,按照你的什么狗屁有机种植法,一年一亩地就只能产个两三百公斤。而打药既能防虫除草,又能省人工增产量!哪怕你当真这样做了,消费者又有几个相信你?这摆明着就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活!
所以,想要监控从剪枝、开花、结果、采摘,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的全部过程,最好的办法就是,去请红枣种植的高人来改良种植技术,我们自己种!
想要改变现状就必须变革

我们翻阅了很多关于有机种植的资料,并结合农户的种植经验摸索了两年,包括土地改良、有机肥选用等等。
2014年,520亩地的骏枣产量突破了400公斤,而灰枣只有200公斤,这对于嫁接四年树的产量真的少得可怜。又因为鸡粪和猪粪未经处理就直接使用,产品最终的检测结果并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

2015年,对于我们这个年轻的团队是非常值得纪念的一年。通过近两年的打听,我们找到了河北一家红枣研究所已退休的研究员——老张。当听说他的团队曾经负责过08年奥运会鲜枣培育供应的消息后,我们难以抑制内心的喜悦,当即赶往河北邀请他来新疆进行指导。
也许是上天眷顾我们这些“傻人”,老爷子爽快的答应了我们。在他来之前,我们特地把加工厂里的一间房子按照宾馆标间的标准做了装修,生怕怠慢了他老人家。

然而,之后的事情推进得并不顺利
老爷子提供的种植技术和操作要求与本地的红枣种植经验相去甚远。因此,每次方案的实施都要面临一次激烈的争辩。老爷子脾气大,非此不可,而果农觉得老爷子只是个搞理论的,实践起来屁都不懂。
想要改变现状就必须变革,但想要把老爷子的方案落实到位,又必须依靠果农。两边都惹不起,我们只能忍气吞声地和稀泥。有时候惹急了,我们就想拎着工具自己干,果农不好意思了才一起跟着去......
终究,矛盾还是激发了
也许是因为远离家乡,水土不服。也许是觉得方案落实太难,老爷子开始生闷气!也可能是我们实在太忙,没有照顾好老爷子,7月5号星期六的中午,因为一顿午饭,导火索被点燃了!
中午一点半的时候,阿姨做好了菜让我去叫老爷子吃饭,我敲了几次门也没人答应,门是锁着的。我以为老爷子和技术员下地了,也就没放在心上。
下午三点的时候,我趴在电脑前面和客户聊天,老爷子的身影从办公室前一闪而过。我赶忙跑了出去,果然,老爷子怒气冲冲的回来了!
“订票,我要回去!管地的都不听我的,饭都不给吃了,我还留着干嘛!”一顿怒火迎面而来。
在我一再劝阻下,老爷子消了点火气,答应当天不走。晚上,我和技术员又买了些老爷子吃的低糖零食送去道歉,他才答应留到10号大枣“坐果”结束才回北京......

这一路走来辛酸太多,想要耐住寂寞在这条艰难的路上走下去,我们还将面临更多挑战。
现在,红枣还是挂在树上的“绿豆豆”,我们和十户果农一起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着它们,期待着今年的成果。

(农一师师长和新疆建设兵团党委常委前来视察)
既然选择了,我就不会放弃。褚老七十多岁高龄还去哀牢山种冰糖橙,八十多岁还亲自采购鸡粪配有机肥。我们能不能不再浮躁,用一生去做一件事,做好一件事?
如果成功了,我们将让所有质疑我们的人都保持沉默;如果不成功,我们还会继续努力,再难也要走下去,直到试验成功,直到有更多的人愿意加入我们。
在此,我想感谢远在三千公里外的父母,为之前的不懂事、为之前违背他们的意愿。或许到现在我还不懂事,竟选择去三千公里外做一个农民。但我希望可以踏踏实实做好一件事,作为对他们的回报。我们是已经“老去”的90后,已经成熟的90后!
产品特色
我们的有机大枣是这样种出来的

3月初到3月底进行剪枝、修枝,根据枝干伸张方向和挂果要求对树塑型;
3月25号之前完成土壤检测,并根据土壤检测结果,分地块进行底肥施播;
4月初到4月15号之前,根据土地干旱程度放春灌水;(沙地一般会在3月20号左右就放纯灌水,因地制宜)
4月15日-20日左右老枝就会发芽;
5月20-25老枣吊开始挂果,新枝准备打顶;
6月十几号之后二次枝拉出的新枣吊开始挂果。

“与乡土为伴,让吃货们安安心心的享受美食。
此帖已被锁定,无法回复
新窗口打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