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新闻出版局局长陈俊年:我们如何政企分开,转变职能

回复 星标
更多
11500<11500> 2016-03-09 19:38 只看该作者

广东省新闻出版局局长陈俊年:我们如何政企分开,转变职能

遵照大会的要求,结合广东的实际,我来向各位领导汇报一下,今年以来广东省新闻出版局在促进出版改革与发展做了哪些工作,具体说来,大致包括如何政企分开,转变职能,完善机构,共促发展四个方面。

先说政企公开。今年2月1日,即春节后我们局党组第一次会议就作出决定,将我局直管的13家企事业单位以及广东新华发行集团股份公司的国家股,连同这14家单位的党组织关系、干部管理关系一并划归广东省出版集团有限公司。至此,可以说,我们省局真正实行了彻底的政企分开。为什么要这么彻底,这么紧迫?针对某些模糊认识,我们着重从五个方面来统一思想:

1.政企分开是中央的决策和省委省政府的要求,我们必须坚决贯彻;

2.出版业实行政企分开,有利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规范建立和出版产业的改革发展,我们必须积极推进;

3.政企分开,从全国来看,总署带了好头,带领许多老大哥省份已经先行一步,我们必须要认真学习,迎头赶上;

4.政企分开在广东省直党政部门已实行了四五年了,人家能分开,我们为什么老分不开?强调“特殊”也好,强调“安全”也好,人家就会问:就你才“特殊”?你管才“安全”吗?你无言以对。

5.政企分开,关键在政。分开的过程,政府是决策者,是推动者。政府的力度决定了分开的程度和速度。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是我们的宗旨。新闻出版局的“局”字,应该是服从、服务于党和国家大局的“局”,而不是局部利益的“局”。

有了从这五方面来统一认识,统一思想,看似艰难复杂的政企分开,我们进行得比较顺利,比较简单。局机关干部没有怨言,没有杂音,非常拥护政企分开。结果是局里只发一个决定文件,开一次重组大会就“搞定”了。做成这件事,应该说还得益于广东市场经济的相对成熟,得益于建设文化大省的强劲东风,与此同时,省财厅保证了办公经费和统一发放公务员薪酬,也较好地解决了“后顾之忧”。这对于局机关干部调理心态,防治“红眼病”也是一剂良药、补药。

分开过程中,也有同志建议局里留点“来钱”的事项,留几份刊物啦,留一个出版社啦,等等等等。党组认为,心情可以理解,但留不得也留不住,因为在广东,省里有规定,政府部门不得从事经营活动,即便行政性收费一分钱也必须上缴,所以,与其留下来惹麻烦,不如多给集团得实惠。

其次是职能转变。政企一分开,如果职能不转变,的确容易产生“失落感”,感到无所事事。所以,我们局党组及时地调整工作思路,把“依法监管,做好服务,力促发展”作为指导思想,把工作重心从管“脚下”向管“天下”转移,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跳出传统的管出版的小框框,面向大社会,服务大产业,推动大发展。就这三个多月来说,我们一是抓印刷业,调动全省印刷业的积极性,全面启动“珠三角国际性印刷基地”的建设;

二是抓光盘复制业,召开全省会议,强调诚信守法,加快发展,提出了“把粤东建设成为全国光盘生产基地”的战略目标。这两项工作都是在于永湛副署长亲临指导下开展的。

三是抓民营发行业,召开全省首届民营发行业主代表会议,既诚恳倾听他们渴望发展的呼声,又鼓励他们挺起胸膛走正路,共同建设文化大省,营造书香社会。

四是抓“三农”图书,帮助指导出版集团、科技出版社精心策划一套多达100余种的低定价、高质量的大型《三农书系》,以体现“情系三农,服务三农”的共同心愿。

五是抓版权保护。政企分开之后,管直属的职能划转了,管社会的职能则需要挖掘拓展。比如,我们提出,要把“版权局”从新闻出版局的括号中解放出来,做解除括号的工作。版权的行政管理不仅要严厉打击盗版,更要宣传普及保护知识产权的法律知识,加快促进版权产业的发展。最近,我们拿出一笔钱来做有关版权保护的电视广告、公交车身广告,连续滚动宣传三个月。转变职能,关键在于转变观念。

观念转变了,我们就能够在新闻出版行政管理与公共服务的工作中 ,拓宽新视野,发展新内涵,寻找新领地,开创新局面。事实表明,积极转变职能,主动找事做,事情多得作不完,忙得不亦乐乎。这是我们局机关的真实写照,也是共同感受。转变职能,面向社会,海阔天空,就怕你还是一副“沉重的翅膀”。

第三,完善机构。扯开来说,文化体制改革,我理解不仅要积极推动文化生产单位的改制转制,也应该包括文化管理体制机制的改革与完善。前者正在出台一系列方针政策,后者则有所滞后,至今不见有重大举措。这应该引起高度重视。我们局党组从广东的实际出发,用“有为才有位”的理念,去推动地级市新闻出版行政机构的落实与完善。而且,我们发觉,从出版行政管理的现状来看,普遍的“高位截瘫”,其重要的原因之一,是由于过份的“高度集权”,这就要抓紧改革,切实改变。从今年1月1日起,经总署批准,我们将六项有关印刷发行审批事项,授权委托给符合条件的地级以上市新闻出版局办理,并同时拨款给这11个市局以补贴其行政经费。这样做的目的,一是增加下级局的行政权力,提高执法权威,下放管理权利,通过他们“有为”来巩固其“有位”;二是促进尚未授权的十个地级市出版行政部门,尽快完善机构,落实编制。与此同时,我们局党组4位同志带队跑遍全省所有地级市,一面调研,促当地出版产业的发展;一面游说,促出版管理机构的完善,拜书记,求市长,诚之所至,成效初见;在全省21个地级以上市中有17个市挂牌成立“新闻出版局、版权局”,其中新增设的有6个。

第四,共促发展。改革是途径,管理是手段,发展才是第一要务,发展才是根本目的。所以,我们局党组提出两个口号,一个是“上下一条心,全省谋发展”,这是对省局与地级市局而言的。检讨起来,在政企分开以前,我们更多的是关注直属出版社,省新华厂和省新华书店,对全省出版行政部门和出版产业顾及不多,扫黄打非,查案子才找他们。我们正在整改这些问题,要求局机关对下要多沟通,多服务;

做规划,作决策要多听听下面的意见,多想着点他们。所以,我们对下级局既授权也给钱,以增加亲和力,凝聚力,形成心齐干事的新局面。另一个口号是“分家不分心,齐心促发展”。这是对省局与出版集团而言的。我在集团4年,回局1年,角色的转换带来刻骨铭心的体验是:两家斗气则两败俱伤;两家和睦则全胜双赢。而要协调好两家的关系,关键在于两家的一把手。都是党的人,都干党的事,双方都要以大局为重,以发展为己任,多替对方着想,多为对方出力。所以,我们局提出,对集团要“安扶上马,多送几程”;

集团提出,对省局要“尊重服从,鼎力支持”。鉴于出版改革的艰难与紧迫,我们双方提出了建立不定期召开省局与集团的联席会议制度。会议的宗旨是,专就改革发展中重大的新情况、新问题,及时交流信息,坦诚交换意见,力求达成指导性的共识,再由双方带回去按规定程序作出决议,分头组织实施。对于这种改革出来的新局面,发展发生了的新关系,我们省局和集团都是十分珍视,都在悉心呵护。

广东新闻出版的改革发展,还有赖于继续得到中宣部和总署的批评指导,有赖于得到在座各位全国出版界的领导同志们的批评指导,我今天发言的不当之处,亦敬请一并批评指正!(本文是广东省新闻出版局局长陈俊年在新闻出版总署在京举办的第一期省级新闻出版局及重要出版单位负责人"三项学习教育"培训班上的专题发言稿)

2016-03-09 19:40:46更新过
此帖已被锁定,无法回复
新窗口打开 关闭